2020年05月16日星期六,本学期第12周
  • 合作办学
  • 三名讲坛
  • 招生热线
  • 建大青年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教务在线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新闻网>>文化育人>>正文

香案 □ 工程13-4 刘志想

2015-03-30 16:43    (阅读人数:

窗外的雪还未消完,那算是回到学校的第一场。过节的氛围是远不及家乡了,印象中的那一天整个村子都会被一缕烟气萦绕,家里的香烛在香案上静静地焚着,香味还浓,爷爷还在。

对于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香案,那是爷爷亲手做得最满意的一个。现在的它红漆早已暗化、脱落,还缺了一角,表面布满了灰尘,像一个破旧的老古董一样,上面厚厚的灰尘见证着岁月的痕迹。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它崭新依旧,上面大红的漆显示着喜庆的颜色,甚至可以映出爷爷的笑颜,它是我儿时难忘的回忆。

那时的我五岁,懵懵懂懂的,对于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最快乐的事就是看蚂蚁搬家,有时竖起耳朵听,竟想搞懂几只麻雀的窃窃私语。记得,有一天爷爷把菜园旁的一棵刺槐砍掉了,他跟我说要做一个香案,农村里总是有些迷信神灵的,每逢祭灶和一些传统节日的时候,庄稼人都要敬上一炷香,那是他们的一种信仰。爷爷木匠活做得好,很多家都会拿上好的木材让他做一个香案,爷爷以之为荣,我也觉得爷爷很神奇。刨皮、打榫、连接,似在欣赏一件工艺品制作的过程,爷爷的动作很娴熟,我看得目瞪口呆。香案做好之后就要上漆了,爷爷和我一人拿一个漆刷,我很不认真,只当做玩耍,爷爷却不,他很是小心,像对他的至爱之物一样,轻抚着,仔细地打匀我刷过的痕迹。上过的漆干后,一个精美的香案就制作完成了,爷爷看着香案又笑了,笑得很开怀。

爷爷说这个是他做得最好的一个,他很是爱护,经常把案面擦拭得很洁净,阳光照进屋子里在案面上映出幸福的颜色。爷爷爱抽烟,也爱坐在香案旁,我却很顽皮,总是对香案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但是香案高,就算是踮着脚也看不到案面上的东西,爷爷跟我说那是个神圣的地方我不能乱碰的。但是有一次我终于按捺不住,踩着一个凳子想要拿到香案上的东西,突然凳子倒了,我狠狠地摔了下来,头磕在了香案的一角,出了血。爷爷看到后连忙将我抱起,跑去看了村里的医生。不久伤口愈合了,却留下一道疤,在那之后我就与香案疏远了一些。后来的一天我突然发现香案缺了一角,奶奶告诉我在我磕破额头后第二天爷爷就把那一角用锯子锯掉了。爷爷还是经常坐在那个缺了一角的香案旁,有时候会把我抱坐在他腿上,摸摸我额头上的疤痕,又看看那个缺口,沉默不语。

如今爷爷已经去世多年,但那个缺了一角的香案却一直还在,每当我看到它时都会想起爷爷。一份浓情涌入脑海,那缺掉的一角溢满了爷爷对我的爱,那份爱将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尘封,更不会逝去。

 

上一条:心城的诗意 □ 工程14-4 付新蕾 下一条:记忆旅程 □ 桥梁与隧道工程14级研究生 张子静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