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4月05日 星期天,本学期已结束!
  • 合作办学
  • 三名讲坛
  • 招生热线
  • 建大青年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教务在线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旧站数据>>校园文化>>正文

摸耳朵的手 □园林05-2 杨 扬

2006-05-10 00:00    (阅读人数:

不纤细却也没有粗大的关节,半长的指甲发黄的皮肤,手心有深而杂乱的手纹,这是我的手,它有时也会摸摸耳朵。而我想说的是另一双摸耳朵的手。同学曾给我讲过一件事,妈妈每天都给他热一杯牛奶,从未间断。他发现一个有些奇怪的地方,妈妈递给他牛奶后总会摸摸自己的耳朵,每次都是如此。“我想这大概是妈妈的习惯,像我做题时会转笔。”同学如是说。后来一次妈妈出门,他自己热了一杯牛奶,打开微波炉,一股浓而香的味道,摸到杯子的瞬间,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杯子很烫,耳朵是人体外最凉的地方,摸到热的东西,摸耳朵是每个人都有的本能反应。”同学后来这样告诉我。 “那和你妈妈的习惯有关吗?”“妈妈是被烫到了,因为每次她都是把杯耳递给我……”他又告诉我,他去买了一只双耳的牛奶杯,让妈妈“戒”掉习惯。 我也看过无数双手,孩子粉嫩的手,老人松弛又沧桑的手,女子纤细的手,有长而绚丽指甲的手……这许许多多的手中,会为我们摸耳朵的手却只有一双,她有些粗糙,指甲也不甚美丽,但依旧闪耀着持久的光芒—母亲的光芒。

 

上一条:依恋母亲 □法学05-1班 周 围 下一条:美在“世博园” □竹 风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