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4月05日 星期天,本学期已结束!
  • 合作办学
  • 三名讲坛
  • 招生热线
  • 建大青年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教务在线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旧站数据>>建筑长廊>>正文

澳大利亚《LANDSCAPE》杂志专访:俞孔坚论当代景观设计

2006-06-22 00:00    (阅读人数:

编者按: 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IFLA)东区会议今年五月在悉尼举行,来自澳大利亚国内外的学者专家讨论时间和改变对建造环境相关学科和专业的意义,及其对当代社会和当代景观的作用。我们就景观设计的实践和理论研究,向大会的主旨报告人之一的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教授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请他分别回答,以使与会者对此次会议有详细的了解。   LANDSCAPE:什么地方、什么项目或是什么人对你的职业生涯影响最大?   俞孔坚:我的童年在中国一个美丽的农村度过,是它深深的影响了我对景观和景观设计的看法。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庄,没什么特别,大家过着普通的农耕生活。但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天地-人-神”完美结合的地方。我长时间的徜徉于小溪岸畔,茂盛的垂柳和灌丛绵延两岸,护卫着这片土地不受侵蚀;水牛在溪畔咀嚼嫩草,我在溪水中捕鱼。这成为了我后来设计中的溪水原型。我曾在田间耕种、灌溉,穿梭于稻田和庄稼丛间,这些经历影响着我对土地、尺度、色彩和肌理的理解。 我的“人性场所”的想法就是来源于这样一种景观模式:村落围绕一个村民的戏台广场分布,在边上设有公共的磨坊,爷爷在古老的樟树下讲述动听的故事,石拱桥旁的祠堂祭祀着祖先——所有这些都是充满着意义和实用性的景观。   LANDSCAPE:你最喜欢哪些景观设计项目?   俞孔坚:有两组项目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景观设计及关于好的景观设计的评价标准。一组是水利工程的景观:灵渠和都江堰。这是两处拥有2000年历史的古代水利工程,今天仍具有为大众服务的实用功能。它们展示了人类如何用最简单的技术和最少的人力征服强大的自然,以满足自身需要,而不破坏自然的过程和美丽。这种技术其实就是使自然与人类文化得以协调,从而保证工程的持久、耐用、美丽和具有灌溉的实用功能。   另一组景观是理查德•哈格的华盛顿西雅图煤气厂公园和彼得•拉兹的德国北杜伊斯景观公园。这两个作品保护并利用旧的工业遗址,展现了强调曾经是为了功能而非美而设计的景观,展示了如何让曾经实用性的景观在被废弃后而成为美的景观。这两个当代的设计极大的改变了人们对于文化遗产的观点和看法。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那些具有实用性的景观,或是过去具有实用价值的景观的意义和价值,正是这些作品给了我许多设计的灵感!   LANDSCAPE:举个例子说说景观产生的好的环境效应。   俞孔坚: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的校园设计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设计师们为景观赋予了更多的实用意义,是一种生产性的景观,从而产生良好的环境效应。   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正吞噬着大片的土地。中国有13亿人口,土地资源、粮食生产和土地的可持续性是中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是景观设计师们所要关注和要致力去解决的问题。   我们在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的校园设计中使用了水稻和其他乡土作物,以保持土地的生产力,并开拓了其他新的、作为校园和城市的实用功能。这项设计力图提升那些远离乡村、久居城市的年轻一代对土地和农耕的关注,同时,它表明,只要通过精心的设计和管理,廉价而富有生产性的农业景观也能提供美丽而实用的空间。   LANDSCAPE:景观设计师应如何应对严峻的环境问题?   俞孔坚:半个世纪以前,Hideo Sasaki 就曾指出“景观设计师站在了岔路口,一边指向帮助人类建造美好环境的康庄大道,另一条则通向化妆和从事皮毛小事的非明智选择。”不幸的是,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除了极少数个例,景观设计师们都纷纷参与到了“化妆运动”的行列里。而他们本来应该能够担负起更大的责任,比如防洪、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文化遗产、城市化和土地资源的管理等。造成这种状况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公众及学校教育对景观设计师职业的不明确,还把它混同于传统的园林专业。造园艺术丰富的思想积淀和历史文献,并不能帮助景观设计学在当代实现它更崇高的使命。我们必须需鲜明地指出:现代的景观设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风景园林的“继承和发扬”,当然更不是风景园林本身,也主要不是源于造园艺术,如果说起源的话,当代或者未来的景观设计学更多的来源于我们祖先们的生存艺术,如防洪、安居和耕种的实践。而园林艺术是对这些生存艺术的虚构和被叛,在当代的城市与环境建设中,其害大于利,如果不清醒地认识这一点,景观设计学科便难以担当历史赋予的重任。   LANDSCAPE:你认为景观设计学未来面临的主要挑战和机遇都有哪些?   俞孔坚:城市化、全球化和物质主义的泛滥,迫使景观设计师未来必须面对三大挑战:   第一,人类的生存问题。较之以往,当代世界有更多的人要面对灾害,环境恶化和增加的人口及资源短缺带来的问题。东南亚的海啸、美国新奥尔良的卡特里娜飓风,以及中国及世界各地每年数不清的洪水灾害就是例证。中国660多个城市中的三分之二都缺水,城市里和郊区的所有河流几乎都受到了污染。以土地当作一个媒介和载体,景观设计师们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在这一关键时期、以明智的方式重建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   第二,民族和地域文化身份的问题。景观设计在解决此问题上的优势在于它与自然紧密的内在联系以及它和农业传统深厚的渊源关系。由于城市化和全球化太过迅速与凶猛,所以必须采取“反规划”策略进行土地与城市的设计,也就是说,在土地开发建设规划之前,景观设计师和规划者们就必须设计一个生态基础设施以保护生态环境和文化遗产,以此来保障和重建文化身份。   第三,保护和重建我们的精神家园。世界范围内物质主义泛滥,在当今的中国尤为明显。那些使土地诗意的、蕴藏着丰富文化内涵的景观和元素,日益沦为了商品。在这过程中,我们逐渐失去了与土地的联系,也失去了现实世界与未来世界的联系,而这些联系正是景观设计学应该奋起保护和重建的。   引用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主席Martha Fajardo女士的话:“景观设计是未来的职业”。它的光明未来取决于我们如何将土地作为自然、文化及精神过程发生和相互作用的界面和媒介,建立重建“天地-人-神”和谐的世界,而这样的未来只给有准备的人们!   原文发表在:Landscape Australia, No.109, Feb.2006: 46-48

 

上一条: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一座绿色的美景大学 下一条:拜占庭建筑(二)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