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6日星期六,本学期第12周
  • 合作办学
  • 三名讲坛
  • 招生热线
  • 建大青年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教务在线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新闻网>>校园文学>>正文

静坐听雨——测绘17-2胡潇月

2018-05-11 17:05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已经接连几日的阴沉天气了,骤降的气温使春风凌厉地穿梭在才发了新芽的树林间,阴沉的天色似是将那正闹得欢脱的春意逼迫到了某个角落。我站在恼人的大风中带着几分难言的凌乱和无奈,心中格外想念和煦的温柔春光。

晨起推开了窗,风中夹杂着丝丝凉意,瞬间吹醒了我还有几分混沌的头脑。微凉的雨丝落在眼睫上,眼前便有了些与这阴沉背景不同的颜色。天色昏暗,雨丝绵密,只在靠窗的地方投射下一小块光影。我打开台灯,暖黄色的灯光立刻充斥了整间屋子,配上一杯暖意融融的咖啡,甚是温馨。

在这样一个静谧的上午,大抵只有书本与我作伴才能不负这雨声轻巧吧!我读起戴望舒的《雨巷》,想象着他遇见了一个丁香般的姑娘,亦遇见了那凄婉的叹息和迷茫。细密的雨水,串成了线,织成了雨帘。隔帘相望,她朦胧的样子仿若触手可及,可当伸出手时她偏又走远了,恍惚间连这段记忆也变得不再真切,心中顿时有几分遗憾,我不禁反复地想:那个姑娘或许真的会撑着伞走过呢?

望向窗外,雨势渐大,天色逐渐明朗,却依旧不见日光。雨滴打在窗沿上叮当作响,恰似有人在演奏一曲激昂的交响乐。其声振奋,铿锵作响,我想起电影《无问西东》中,仓促建立起的西南联大校区因条件艰苦经历了一场大雨,噪音嘈杂,无法继续上课,身着长袍被漏下雨水打湿了衣襟的先生遂在黑板上写下了“静坐听雨”四个大字,继而袖手凝神、物我两忘。破瓦寒窑里,布衣裹身下,沉静以坐,细细听雨,听着水滴敲击屋顶的声音,听雨滴敲打枝干,树叶抖动,沙沙作响,听水珠亲吻花蕾,幼嫩的叶片在雨中舒展开来瑟瑟摇摆,听湖面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拍打在石壁上的撞击声响,听乌云渐薄,天色放晴,有行人收了雨伞小心翼翼地在水洼间蹦跳行进。闭上双眼,似乎能看见世间万物,听见千里之外的风声,忘却周遭,静坐听雨,不在乎眼前是何种色彩,却发现心中早已是一片锦绣山河。

当我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刚刚已然失神睡去。再抬眼看向窗外时,天空已逐渐明朗,近了黄昏,有日光倾斜而下,雨后温和的阳光铺满了整张书页,似乎驱赶了《雨巷》所带来的悲伤和阴霾。我怔怔地望着桌角的玻璃摆件折射出七彩的光芒,仿若雨后天边绚丽的彩虹,才恍然发觉雨已经停了很久很久。

再度推开窗,我伏在窗台上探出了身,绚丽的晚霞挂在天空中,穿插在楼群里只当是背景,人流渐多,街上渐渐响起了叫卖声,有了些城市里应有的生气。路旁有车驶过,激起的晶莹水花散落在草丛中,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气味,如诗如画般。

新叶嫩绿,和风清唱,湿润的空气里洋溢着春天沁人心脾的芬芳。丁香盛放,香气温婉,似为这雨后的清爽怡人献上的真挚礼赞。就像电影里年少的沈光耀推开了那扇窗后看见了雨中动人的景色一般,风雨之后总会有温暖降临,越过山高水长来与我相遇,只需静心聆听,耐心等待,它们终会到来。此景此情,甚好。

 

 

上一条:愿以银发作星辰——李闫博 胡潇月 夏静添 下一条:劳动最美丽 奋斗最幸福——建环16-3廖一璇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