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6日星期六,本学期第12周
  • 合作办学
  • 三名讲坛
  • 招生热线
  • 建大青年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教务在线
当前位置: 建筑大学首页>>新闻网>>校园文学>>正文

老墙——高分子15-2 陈丽颖

2016-03-25 09:56  校报编辑部  (阅读人数:

旅游地中,云南是我最常去的地方,那里有太多情怀、太多故事,吸引我一次又一次前往。但数次前往云南却未曾跨过丽江去到那神秘的女儿国,泸沽湖因此成为我心中一个抹不去的遗憾。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脑海里一遍遍回响起那首悠长又深情的《女儿情》,歌中切切的低吟浅唱,淡淡的惆怅无奈,总是加深着我对女儿国的好奇。这女儿国是否真如唱词中那般惹人心醉?女儿国中人是否又如唱词中那般敢爱敢恨?

泸沽湖水美、山美、景色美,自古便有“秀山环抱玉明珠,秀水波浮秀女图”的称赞,但我的视线却总是被那矮矮房屋外颓圮的老墙吸引。那墙不具特色,可以说是简陋无比,甚至有些快要倒塌。墙上布满着青苔,蜿蜒的罅隙中封存着那些蕴含在历史中的人文情怀。摸着那墙似乎可以穿梭千年,看到摩梭人围着篝火跳舞时的欢乐,听见小阿妹整理家务事时锅器的叮当相撞,感受他们走婚时内心的激动。摩梭人带着少数民族独有的热情,好客而温暖,尽心地用他们略感别扭的普通话为我们讲述他们家族的故事和习俗,那枝叶一样繁盛的故事牵动着泸沽湖畔千年大树旁的沧桑。

我围着小阿妹的家走着,她家的小狗在我脚边亦步亦趋,我停下低头看它,它也停下抬头看我,又突然转身离去。嘈杂的声音骤然四起,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大群游客瞬间“占领”了小院,再抬头,一面用绸带点缀着的纸墙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样子像是羞答答待嫁的姑娘。这面墙在当地叫做“花墙”,是定情的阿哥阿妹见面的桥梁。爬花墙是摩梭人走婚习俗中必不可少的一项,可以说是当地活着的古董。表演爬花墙的小阿哥开朗而热情,但是眉宇间又时刻带着不容质疑的骄傲。他的言语中透露出对外宣传家乡的渴望,同时又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属于摩梭人自己的精神故土。这仿佛是一面墙,一面颓圮的老墙,有人来了想看看里面的世界,他就站在这里,希冀却固执地坚守……

坐在猪槽船上,尽情呼吸着没有尘埃的清新,芦苇顺从地弯着腰从身边抚过。摇船的小阿妹看起来年龄和我一般大,皮肤黑黝黝的,脸上扬着阳光般质朴的笑容,她的眼睛像极了泸沽湖的水,透彻而蕴含生机。她总向我身后望去,我问:“你在看什么?”她说:“太阳,泸沽湖的日出很美,在我上学的地方看不见这么美丽的日出。”她说,泸沽湖景区开发后,泸沽镇的孩子们便有了更多读书的机会;她说,每年她们镇上能出十多个大学生;她说,每年放假,她就回家帮忙摇船,这可比城市里那些闹着减肥的姑娘瘦得快多了。她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伴随着摇船的动作,船渐渐划近湖中心,投食的海鸥被小船惊扰倏地全飞了起来。我正想问她“毕业后,你还回来吗?还回到泸沽湖吗?”话语还缱绻在舌尖,便听到她说:“看!太阳升起来了!”

小阿妹摇着船桨,在泸沽湖金色而又透彻的湖面上激起了一层层涟漪,柔情而又绵长。在波光倩影中,我好似看到了小阿妹擦拭着船桨,依偎着老墙,诉说着远方。

 

上一条:青石——城市管理14-1 黄珊 下一条:列车——工程14-4付新蕾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